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第四卷 我欲成神 第五章——我欲成神 第7-9节

  第七节653阵破只见骷髅的嘴巴一张一合,一道道黑气从学水中射了出来。燃灯古佛祥云中的神将上前阻拦,但是黑气直接穿透了他们的刀片和战甲,击碎了神将。

  冥河老祖嘿嘿一笑,屈指弹出一道道精纯的神元力。顿时这些黑气拉长成了一张黑色的巨网向着燃灯古佛等人铺面而去。巨网的节点上,一个个神色扭曲的厉魂挂在上面,发出恐怖的咆哮,即便是道君停了也要恍惚一阵。

  佛界五大高手面色疾苦,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冥河老祖隐藏的实力居然这么深。即便是传说中的神象也应该不会比冥河老祖强多少了。燃灯古佛的定海神珠一破,其他四件佛教的佛器在血河大阵前发出悲鸣,佛光都暗淡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乳白色的宝瓶从后方升起,宝瓶上一束柳枝自动飞了出来。柳枝抵在五佛的面前,随着柳枝的逐渐枯萎,在它的根部,几滴精英的露水落了下来。

  “多谢观音。”柳枝彻底枯萎后,佛祖们饮下了一滴露水,顿时神情舒缓了不少。他们体内空虚的佛力等到补充,面对来势汹汹的血河,五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释迦摩尼双臂张开,身后五个明王钻了出来。另外四人也不甘落后,纷纷唤出了自己的三尸。一时间,佛门的实力大涨,居然开始用各种佛门神通反击冥河老祖。

  “观世音你的柳枝没了,那宝瓶也就没什么用了。”远处的冥河老祖冲着神界后方阵营一个脑后光环特别明年的菩萨嘿嘿一笑。

  观世音心生警惕,急忙拉过清净琉璃瓶往远处逃遁。但是冥河老祖早有准备,三具分身从天而降,其中一具不顾一切自爆起来。冥河老祖这种级别的高手,随随便便弄出个分身来自爆杀伤性也超级巨大。观音自诩修为强横也不敢硬抗,他咬了咬牙,转头将清净琉璃瓶推了出去,自己又是瞬移出二十里。饶是如此,清净琉璃瓶炸毁也没有挡住全部的威能,观音被强大的波澜击中,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另外一边,冥河老祖双手上黑芒闪闪,整个人的气势节节攀升。当他的气势达到一个顶峰时,冥河老祖猛然大喝,双手打碎了一片天地。只见他伸手在碎裂的空间中一抓,一把黑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手掌上。幽幽的黑火发出冰冷的气息,让整个战场的温度降低了许多。

  “是地狱的业火!”燃灯佛珠眼见,见到那黑色冰冷火焰后,浑身打了个机灵。他二话不说将四大佛祖一起瞬移走。

  “嘶——地狱业火太恐怖了。”弥勒佛抽手不急,等到他把自己的宝贝袈裟从业火中收回来伸手去接时。上面残留的黑色火焰将弥勒佛的大手都烫伤了一块。

  诸佛没有怪罪燃灯带他们临阵脱逃。因为转眼之间他们的佛器纷纷在火焰中炸毁,不仅防御被攻破,各自的神念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佛界众人知道不能力敌,直接退居二线,等待神界的紫薇北斗阵与血河大阵对抗。诸佛的时间控制地刚刚好,七大星君终于通过自己所在的星球接引到了紫薇天尊的紫微星的星光。强大的攻击阵法立刻成型,七大星君各自站在一个方位。贪狼星君领头,处在勺柄的位置,不论是星辰之力还是其他六位星君的神元力,全部由贪狼星君接收。

  贪狼星君有了底气,面对滚滚而来的血河也不后退,反而一步向前。他整个人如同一只下山的门户,周身强大的气势化成一道道的白芒向前轰击,将汹涌的血河打成了马赛克。贪狼星君深吸口气,身上的气势再度拔升。他双目炯炯,神念锁定了血河之中隐藏的金色头骨。一指点出,数百道白芒将重新聚拢的血水又一次打穿后,贪狼星君携带整个阵法飞向了血河的上方。北斗一个摆尾,自上而下插入了血河之中。蠢蠢欲动的血河像是一条巨蛇被定住了七寸动弹不得。

  “你这是在找死!”冥河老祖冷冷地说道,双手在空中做了一个合的姿势。血河威力剧增,全部向着中央的位置的聚拢。贪狼星君立即觉得身上的压力大了几倍,血水流淌在他的皮肤上,每一次都在进攻他的毛细血管。

  贪狼星君强盯着血河的压力和腐蚀,双手交叉在胸前。他的神念在血河中如同一条条的小鱼游蹿,不断被血河侵蚀。在付出了几百道神念的代价后,贪狼星君终于找到了血河深处的金色骷髅。

  在贪狼星君的默念下,他缓缓伸出右拳。拳头上面紫气氤氲,仿佛一颗小型的紫微星。贪狼星君双双脚一蹬,发出睥睨天下的拳意。对着狰狞的金色头骨猛地轰出了一拳。巨大的冲击猛然冲开了血水,贪狼星君顺势而上,全身火光冲天,将身上附着的血水全部烧干。

  脸色闪过一阵苍白的贪狼星君站在天空中,四周的灵气不要钱地灌注进他的身体。贪狼星君一边缓缓地恢复着自己神元力,毁了金色头骨的他不但脸上没有笑容,反而神色更加凝重了。

  “毁了它!”破军和巨门两人同时喝到。

  紫薇北斗阵被七人托举而上,直接跳脱出来。只见整个阵法紫气更胜,庞大的天罚从天而降,在阵法的增幅下开始对着下方的血河大阵狂轰滥炸。

  冥河老祖和神象两人神色一滞便恢复如常。冥河老祖叹息一声,知道自己这最大的手段算是白费了。他也不废话,一只黑色的大手从血水中升起,托住了所有的攻击。而后一只血色的大手从一旁拍去,将大阵抓下三分之一。整个阵法的攻击立刻落了下来,血河抓住时机冲天而上,将大阵团团包围。阵法与星斗的联系将要被切断是最危险的,星斗脱离了阵法的控制,比原先更加猛烈的攻击开始落下。

  “轰——”血河选择自爆来毁掉紫薇北斗阵。比氢弹爆炸还要强大地多的轰击带起的巨大气浪让神界和幽冥鬼界的高手都接连后退。

  两方人马被一个爆炸震地血气翻腾。各自的首领都是狠辣之辈,直接命令手下开始不要命地攻击。一场大混战拉开序幕。

  “幽魂鬼界的孽障还不住手,难道你们还要执迷不悟吗?”后方包括琉璃光王佛在内的诸多佛祖都发出了咆哮。

  道君后期及以上的高手都没有出手,都在冷冷地观战。此时听到佛界的人喝骂,幽魂鬼界的高手连连冷笑地驳斥到:“你们和神界同流合污包藏祸害,倒奶反咬我们一口。不愧有佛门秃驴做事的风范。我等受教了。”

  琉璃光王佛本来一张绿色的脸显得更加绿了,他恼羞成怒地大喝:“是非不分!度化不了你们贫僧就来送你们上路!”说完,琉璃光王佛一手日月印诀掐起,直接化为一道绿光进入了混战之中。琉璃光王佛乃是道君后期的高手,所到之处佛光乍现,鬼物遇到佛观直接化为了灰灰。没有一人能在他的手下坚持三回合以上。

  见到琉璃光王佛居然肆无忌惮地“超度”鬼物,幽魂鬼界的三个道君后期大高手自知不敌,三人干脆联起手来落了下去,抵挡琉璃光王佛。

  “小青龙自己出来吧,别以为本座不出手是因为你的威慑。否则有些天尊后人就真的会无法无天了。”神象是一个青年的样子站在冥河老祖身边,两人显出巨大的反差。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青年是比冥河老祖更加可怕的人。神象的强大超乎想象,甚至幽冥鬼界就是因为有神象的存在,连天尊都不敢随意动手,只能任由地狱潮这类事情发生。所以人们隐隐把神象称为地狱的天尊。

  一声冷哼突兀的发出,众人望去,之间虚空之中有一个一头青发的青年走出来。青龙满脸的凝重,脚下奇妙的步伐在天空一转,幽魂鬼界的高手都感觉一阵头晕。青龙来到七大星神的前方,身上发出的气势比上次遇到萧然的时候更加强横了。他一人以强大的气势挡住了神象的所有威慑。

  “神象停手吧,我们在这里自相残杀是没有意义的。”

  “把那两个个人交出来,我自然会停手。”

  青龙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不是你要找的人。”

  神象冷淡地说道:“这点我们都知道,不用你来提醒我。不过本座可以通过他们两个人去找。”

  “那就动手吧。”青龙眼中寒芒闪动,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化为一条巨龙冲了出去。

  神象站在原地动都不动,直到青龙来到自己的面前时,他才缓缓伸出一只手。手掌摊开,顿时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了青龙的身体。神象另外一只手从天而降,一把捏住了青龙的脖子。“太弱了,如果你就是神界天尊之下的第一人,那神界还是来给我地狱的人马当做养分吧。”

  “咳。”青龙被死死地掐住了脖子,嘴中咳出了一丝血迹。他恶狠狠地抬起头来盯着神象,“要不是我强行破关而出震伤了经脉,怎么可能会……”

  “我才用了三层的力。”神象随意地一句话让神界众人的心凉透了。

  神象幻化的大手掐着青龙,另外一只手直接一拳轰碎了一百零八位仙君布置的防御。“哼,神偷门过去的门主若是还在我倒会忌惮一下,你们这些爬虫也敢在我面前用这种技巧?”神象幽幽地说道。一道伟岸的力量直接射中了神偷门门主的后背。

  第八节654异象连连神偷门门主惨叫一声,整个人跌落在地。神偷门三位长老团团保护着两个年轻人在其中,只是他们的脸上都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自诩速度最快,能够完全藏匿自己气息的神偷门此刻在神象的面前好像小孩子躲猫猫,根本不够看。神象隔空的一只手再次抓来让他们起不了任何抵抗的心思。

  “砰,砰,砰”三人被击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血线。随后两个普通人被神象摄到了手中,眨眼之间就到了神象的身边并被禁锢起来。

  冥河老祖见状,心中叹息一声,冷冷地站在一边旁观。两方的大军还在交战,但是高手阵营却分外的安静。因为胜负已经分出来了,神象和冥河老祖两人同时出现根本不是神界众生可以抵挡的。

  “朱雀天尊你混蛋!”神象双手结印正聚精会神地准备施展搜魂的法术,忽然他打了个冷颤。神象想都没想,直接最大距离地瞬移出去。正在他离开瞬间,一道九转神火从天而降,将他原来所在的地方烧成虚无。神象远远见状,恨得咬牙切齿,抬头冲着天空愤怒地吼道。

  “本尊元神在天外,要出手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那么多抱怨干什么,真的以为我不敢过来炼化你?”朱雀天尊甜美的声音宛如天籁从天际传来,随后朱雀天尊的气息就和九转神火一起消失地无影无踪。

  仙君们见到天尊降临以为是天尊过来帮忙,顿时一个个喜上眉梢。但是旋即他们就发现朱雀天尊只是逼退了一次神象就走了。又十分失落。

  但是七位星神的动作却极为敏捷,对于天尊的一击他们早就心有所感。所以在天降劫火的一瞬间,贪狼星几人齐齐动手,巨门星君直接唤出五块印着神龙的石碑向着地狱高手镇压过去。而后五位星君联手组成一个五行阵法围困了冥河老祖。贪狼星君伺机而动,救出了两个需要保护的人。

  神象气得脸色发绿,原本应该一起帮他的天尊居然在这个时候反戈一击,让他措手不及。但神象旋即就释然了,“天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没少你们出力。本座记下了。”神象心中对天尊的印象改观,随后他又瞬移了回来。见到贪狼星将自己要的人保护在身后,神象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你们还要跟我斗?”

  “不斗一斗怎么知道。”贪狼星君艰难地笑道。

  “杀!”忽然从神界高手阵营中爆发出了一阵齐声的大喊。来自贪狼星君身后的一击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正前方的他直接重伤。一位仙君中期的高手脸上带着冷笑擒住了两人,随后大手一挥喊道:“撤。”近八十名仙君直接跟着这名仙君飞退出两方的阵营。

  围攻冥河老祖的五大仙君和冥河老祖统统分心停下手来。但是冥河老祖第一个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五人的肩上各拍了一掌。强大的神元力进入他们的经脉,开始疯狂地破坏起来。

  五人一边提起精神提防着冥河老祖,一边调动起神元力全面镇压这道力量。一时间,五大仙君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

  弥勒佛几人跟着几十位仙君飞了出去。他们的浩荡佛音在神界的上空弥漫:“仙君内部叛变,有第三方势力!”

  佛界的人首当其冲,随后神象和冥河老祖也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他们已经从剩余的神界高手脸上看出了端疑。两人立刻追了出去。

  “还不快追!”破军星神恨铁不成钢地骂到。他本人强压住体内的那一道神元力后,直接催动周围的神元力在自己的经脉中进行自爆。运用两败俱伤的方式将冥河老祖注入的神元力全部驱散。抹去额头上汗水,破军星神也是化为一道流光紧追上去。

  “想不到仙君居然也会叛变,你们究竟是谁的势力?”孔宣、天机、天玄和天寿仙君四人在半路上将叛逃的仙君全部拦了下来。四人居然早就在这条路上布下了强大的阵法,依仗孔宣五色羽扇的厉害将这么多人围困了下来。

  所有人不由得都停了下来,再往前进一米就是漫天的杀机,就算这些仙君都是有下品神器庇护也讨不到好处。

  “你们怎么可能在这里!”

  “众星的阵法被击破后,我们四人就已经赶往这里拦截你们了。嘿嘿,我们两个人的推算哪是你们可以理解的。”天机老人一脸神秘莫测地笑容。

  “两位神算子,至少是中品神器的五色神羽,还有神妃亲自降临,真是难得。可惜你们以为挡得住我们这么多的人吗?”带头的仙君冷笑不已,手上一柄巨斧从天而降劈在了阵法上面,让整个大阵都一阵摇晃。

  随后一共有八位仙君中期的高手和二十位仙君初期高手一起使用神器同时对阵法进行攻击。随着前方破阵的进行,后方也响起了打斗的声音,佛界的五位高手以及其他几位牛掰无比的佛追杀而来。二话不说就和殿后的仙君们打得不可开交。

  “什么人!”神象手中镇压着依旧镇压着青龙,和冥河老祖一起冲在最后面。但是一道毁天灭地的强大气势从远方炸开,人还没到,庞大的神念就化为一道道犀利的巨剑劈了下来。神象神色凝重,自己的神念立刻迎了上去。“正要去找,没想到送上门来了!”随着对方的临近,神象脸上的恼怒一扫而空,他双手一掐在虚空中摄来了天道的法则。

  在他强横的身体面前,这些天道法则被粗暴地改变,形成了一个坚固无比的天地牢笼,只要对天道的感悟低于神象就无法出来。青龙自然是被神象“请”了进去。

  “来得正好!”神象整个人冲上了虚空,猖狂的一声长啸。他双手连连点出,一道道绿色的幽光射了出去,一下子就是千万道。

  但会远处从来的人身上却散发着幽幽的紫光,神象所有的攻击在他周身三丈以外就化为了虚无。

  “神象很了不起了?”萧然终于瞬移刚到,他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神象。随后眼眸中的精光闪烁不定,向着远方望了出去。

  萧然的手上三十六圈金色的光芒环绕。对着神象,他看也不看就是一拳轰了出去,随后整个人又向着更前方飞遁而去。

  “拙!”神象也不着急,口中念完神咒,又在身前打出了两道强悍的拳力。

  “咦——”神象眼中露出异色,萧然这一拳打出古老玄奥的符文,连他都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的攻击居然被这些符文弹开了,让他十分惊讶。正在神象思考时,一丝危险的气息在他心中攀升。神象猛地抬头,金色的符文已经穿破了他所有的防御射入了他的脑中。

  暂时摆脱了神象,萧然即刻来到了诸佛的后方。佛门中人有人认出了萧然,顿时他们由攻击转为了防御,给萧然让出一条道来。

  萧然脸色平淡地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上次天尊要求关照的人,嘿嘿,一个连仙君境界都没有的神人,我倒要看看让你神形俱灭后天尊还怎么来关照你。”几个仙君和萧然并不相熟,他们脸上带着冷笑将萧然包围在了其中。

  “你们确定要杀我?”萧然抬起头淡淡地问道。

  “狂妄,还不跪地求饶!”那个仙君怒道。

  “砰”他话刚刚说完,肚子上就被人一拳给打穿了。萧然手中抓着那人的神婴,平井无波地看着他。随后不等他求饶,一道红芒就穿透了神婴的额头。

  扔下这个仙君的神婴,萧然淡淡地看着其他三人。伸出手指,在他们的面前轻轻地点了三下。顿时这三个有着仙君初期的高手就死在了萧然的手中。

  萧然如同一个杀人在人群中漫步,凡是有人心中有一点点杀心的,都被萧然秒杀了。十几米路走下来,萧然的身边已经有三十二个初期仙君,三个初期的仙君被他一指点穿,神形俱灭。

  “是谁让你们来劫持我徒弟的?”萧然的面前,一群已经站在神界顶层的仙君瑟瑟发抖,虽然构筑起了一道防线,但是却无人敢上去答话。

  “不说话那就是拒绝回答我?”皱了皱眉头,萧然缓缓地拿出自己炼制的阳极镜,双手打了个法诀上去。顿时阳极镜发出耀眼的光芒,其中一道特别明亮的光芒照在了一个仙君中期高手的身上。众目睽睽下,这个仙君发出了惨烈的叫声,随后身上的一切开始烧灼起来。

  周围的仙君连忙发出水诀去帮忙。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自己的帮忙不仅使得那火焰越来越旺盛,而且还引火烧身。顿时就有四人在火焰中痛不欲生地惨叫。

  有人提醒他们快用神器防御,这四人不敢迟疑,赶紧动用了天尊赐给他们的下品神器来抵御无名火焰。但是他们的神器都是攻击性的,要防御阳极镜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实现。

  转眼之间,那个首先接受阳极镜照射的仙君中期高手就被烧成了灰烬,他的灵魂从中遁出后也被火焰灼烧,惨叫一声就化为了青烟。其余众人看得心惊胆寒,纷纷和还在被火灼烧的三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第九节655神秘人萧然冷哼一声,收回了阳极镜。看也不看这些仙君,缓步向前走去。这些仙君联手布置下来的阵法在萧然面前也不过坚持了几秒,就被萧然以神器级别的身体给撞碎了。

  接下去,叛变的仙君自动为萧然让开了一条路。他们会叛变当然有自己的理由,但是说什么也是先保住性命比较重要。

  萧然走入其中见到唐子羽和天华被人设下了禁制看守着。那看守的人见到萧然来了,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居然对萧然发动了偷袭。可惜他的攻击连萧然的衣角都没有碰到,站在原地的萧然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萧然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狠狠一拍,这个有着极品仙器强度的魔修仙君连惨叫都没有发出,脸上、手臂上、大腿上就布满了裂纹。随后他的身体龟裂成了一块一块的碎肉掉了一地。萧然抬手用火焰烧干了不干净的东西,然后双手往虚空中一抓,就将一个神婴抓了出来。

  “前辈饶命啊!”那神婴和刚才被萧然拍死的人一般无二,被萧然抓到手上后,他立刻恐惧地求饶道。

  “要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萧然忽然眯起了双眼,露出一丝同情的目光。

  “前辈你只要放过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的!”神婴抓住活命的稻草,急忙叫道。

  “是谁指使你们叛变的?为什么要对我的徒子徒孙下手?”

  萧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神婴浑身打了个寒战。本来他已经在心中编好了一个理由来骗萧然,但是对方的眼神好像轻易洞穿了他的想法,让他生不出一丝歹意。知道自己撞在一块超级大铁板上后,神婴在心底把那个唆使他们叛变的人骂了一千遍。面对萧然,他唯唯诺诺地说道:“是一个人,实力比七大星神还要厉害,他告诉我们神界纪元的事情,并说纪元马上就要到了,天尊之下都会死。只有他能够帮助我们的活过这个纪元。也是他让我们在关键时刻下手的,他到底要前辈你的弟子做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神婴说完,眼巴巴地望着萧然。哪知道萧然眼中寒光一闪,居然手上更加用劲了。神婴本来就细皮嫩肉,刚才又是强行离体,早就虚弱无比了。被萧然一抓,他浑身都疼痛难忍。“前辈住手啊,我要被捏爆了。前辈我说的可句句都是实话啊!”

  “嘿嘿,你们都是修炼了几十亿年的人了,难道这么几句话就会把你们骗了。当我师傅是三岁小孩啊。”天华被萧然输入一道神元力后,顿时浑身舒坦无比,一改原来苍白疲倦的神色。有萧然这个师傅在一旁守着,天华就算知道眼前是一个仙君的神婴,也照应大大咧咧地问道。

  神婴见到连自己弹弹手指都可以灭杀一大片的仙人居然也来问询自己,气得脸色铁青。但是被萧然死死地抓着,他根本提不起半点杀意,他只能十分老老实实地交代道:“前辈,那人拿出了很多神界从未出现过的材料,还能够使用根本不在已知体系里面的法术,所以我们才判定他真的是上个纪元就已经存在的人。而且我等也不傻,这些年来陪伴在天尊的身边,一些天尊说的话我们私下里都有讨论。神界有纪元我们都是知道的,天尊也确实说了,纪元交替除了进入古神墓场还有一丝活命机会但只能被困在那里外,其他途径都是不可能的。”

  “你的话我信了,既然你很诚实,那我就放过你好了,你走吧。”萧然点了点头。

  神婴听闻大喜过望,立刻飞遁了出去。这个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打算留了。“大不了我就躲入古神墓场,我就不信凭我的修为还度不了纪元!”

  “啊,不是说放过我了吗!”神婴在半空中被一只探出的手有力地抓住。

  “那是萧然那小子说的,我可没说要放过你。”“你是——”“身为过去我父亲一脉中的仙君,居然会背叛。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真是悲哀啊。”青龙站在萧然的身边,冷冷地说道。旋即那个神婴就在青龙的叹息中被捏爆了。

  “小子,这次又亏了你。不然这次我可死定了。”青龙刚刚动手又触动了体内压制的伤势,虚弱地说道。“不过你也别得意,龙族那几只老混蛋都死在古神墓场里面了,我已经把龙族老巢给端了。要不是这次事出紧急害我没有将七龙珠彻底炼化,否则极品神器一出,我就不行那神象还能在我面前蹦跶。”

  “那你尽管去炼化七龙珠看看,本座能镇压你一次,就能再镇压你第二次。”远处传来轻蔑的一句话,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已然到了两人的面前。

  神象挣脱了萧然的攻击,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是赶了过来。周围叛变的仙君见势不妙,纷纷向着各个方向逃窜了出去。

  哪知道后面神界的大量部众早已赶了上来埋伏在暗处。这些仙君一逃窜,立刻被埋伏着的仙君们逮了个正着。有着七位神界的仙君后期高手带头,虽然神器不断在爆发出巨大的碰撞,但七大星神一方的优势在不断扩大。其实在没有天尊在的情况下,青龙的传人和神妃天寿早已是他们临时的领袖。青龙即便受伤了,修为也比天寿强了不少。他早就感知到了这些仙君的到来,于是暗中给几个星神传音告诉他们在暗中等待时机。

  青龙压制住暗伤,双眼冰冷无比的盯着冥河老祖。两人的气势相互锁定着,都还在探查对方的虚实,不敢轻易出手。面对神象的轻视,青龙昂着头毫不退让地叫喧道:“想要跟我比,那也要看你能不能在萧然手中活下来了。”

  “小子你叫萧然?冥河,上一会进攻神界二层时,我的分身就是被你劝说的才没有对他动手吧。难道他当初就在隐藏自己的修为,连我的分身都看不穿吗?”神象定睛观察了萧然一阵觉得有些眼熟,旋即他心中一阵明悟,向冥河老祖求证。

  冥河老祖略微点了点头,脸上挂着一丝尴尬的笑容:“的确是隐藏了修为,不过和现在差远了。不知道最近他遇到了什么奇遇,修为居然达到了这个程度。”

  “那你拦着我是?”

  “直觉,此人我在佛界和他又一面之缘,但是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你要追踪的气息。所以我判定是他离开佛界后遭遇了别人被人陷害了。”

  “那现在这股气息怎么会这么浓郁纯正。那边两只蝼蚁身上的气息都可以忽略不计了。”神象一指天华和唐子羽,皱眉道。

  “这你就自己去问吧,我要是什么都知道还犯得着陪你来到神界兴风作浪?”冥河老祖黑着一张脸,十分不耐烦。

  神象嘿嘿一笑,略显尴尬。不过他对于自己的这个朋友不怎么感冒,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幽魂鬼界是你管辖的嘛,这些事情我反正一点都不知道。”神象打了个哈哈,旋即身上的气势一边,锁定了萧然。“萧然,你很不错。居然还会傲神天尊的禁止手法。本座的神念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创了。”神象笑着夸奖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不过你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破解,不会是在里面被困住了吧。当初我遇到一个九天玄仙,他当机立断就切断了自己的一部分神念,出来的速度比你快多了。”萧然微笑应答。

  “你想要激怒我让我境界不稳?”

  “天尊来了恐怕也不行吧。我不过是想要刺激刺激你而已,你别那么认真啊。”萧然大大咧咧地说道。“反正你早晚要死,还有什么遗言想说吗。”

  “哼。冥河,本座总算知道你为什么会下那样的判断了。一个玩世不恭的人,和那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神象冷哼一声,转而又打量了萧然一番,幽幽地说道:“我很想知道你的一身修为是哪来的。那个人没有天尊的手段,不可能让你在短时间内达到这种层次。”

  “当然是嗑药磕出来的。”萧然随意地说道,随后他手臂上闪过一丝紫色的电芒。萧然屈指对天,一整片神界的天道被震开,紫色的电芒从虚空中衍生。随后晴空之上一道道雷电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张恐怖的电网。萧然神念连动,九条比大腿还粗的雷电巨龙在他的控制下直接发动了攻击。

  “玄疾紫雷!”冥河老祖和神象浑身一震,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冥河老祖右手一拍脑袋,一张黑色的符箓出现在他的头顶。黑色的符箓发出神器级别的威势,将他头顶的一方天地保护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冥河老祖才喘了口气,极不负责任地对神象传音:“老伙计,我的神器只能救我一个人,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天地神物你怎么可能操纵。给我破!”神象不是修炼魔功的,当初他不过是堕入地狱而已,所以玄疾紫雷对他并没有克制作用。神象眼神如电,整个人跳脱而起,张口传出一声洪亮的巨象大吼。方圆万里的神灵之气全部被他吸入了口中。神象嘴巴一张一合规律地吐纳几下,他的拳头立刻鼓胀了起来。神象冲到半空中,迎面而来一条紫色电龙被他一拳打穿了上颚。神象威势不减,居然击穿了这条电龙又主动印向了其他八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