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第四卷 我欲成神 第二章——道韵 第4-6节

  第四节569闲逛直到半夜三更的时候,几人总算遇到了一伙像样的人。萧然看到他们服饰立刻就分辨出这群人是敖家的人。

  这个队伍里面还有两个实力不弱的上古灵仙。几人围住他们之后还略微经过了一场战斗。

  神兽的凶威自然锐不可当,更别说是跟着萧然混的小弟了。敖家的这伙人在被一顿折磨后立刻差点把自己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说出来了。小冰自然把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搜刮来了。九转玲珑戒没什么好处,但是隔绝气息绝对没问题。

  萧然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地把东西全部转入九转玲珑戒的时候,这群家伙都还在偷着乐。不过其中一人感应了一下做在仙器上的敖家的灵魂印记后,几乎哭了出来。

  搜刮一空后小冰自然把他们全部放走了。敖家的人就算要查也查不到是他们做的。

  “老大我们是不是抢劫的神晶太多了啊。”最后那一波人留下的神晶对小冰等兽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了。敖家不愧是这一代的主人,随随便便一支小队就有这么多的神晶带在身上。

  “不是很多啊,一共也才一千多块神晶而已。”萧然略有不满地说道,“什么狗屁敖家,带了这么一点点神晶也好意思出来见人。”

  “老大,这是一千多块的中品神晶啊!”

  “那也不多啊。再说我们那时拿不是抢。”萧然语重心长地说道,随后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好了,我们现在就进城吧。”

  ……几兽顿时无语地看着萧然,大半夜的进什么城啊,就算进去城门也不开啊。

  “老大我们干嘛不等明天呢?”

  “废话,那群人进城之后肯定会去汇报。明天进城的审查会很严的,所以我们当然要现在进去啊。”炎舞用自己的想法把小冰教育了一顿。

  小冰想过之后用爪子挠了挠,“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啊。老大我们走这么快干嘛啊?”

  萧然没好气地白了小冰一眼,“你笨啊,当然是快点进去找一家店睡觉啊!要是明天进去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就要露宿街头了!”

  说完脚下又加快了一点脚步。

  小冰顿时用幽怨的眼神看着炎舞,否则脑袋上已经冒出了三条斜线。原来是去睡觉的!

  城门口的守卫正好换班过了,由于晚上进城的人也有一些,所以萧然在缴纳了两块劣等神晶后就大摇大摆地进入城中。等进城之后,萧然才把四兽从驭兽牌中放了出来。

  炎舞不爽地抱怨道:“不就是八块劣等神晶嘛,老大你都有那么多的神晶了还这么斤斤计较。”

  萧然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这都是以后孩子的奶粉钱,用一点少一点,我们当然能省就省。”

  “那你干嘛还要去住客栈?”

  “吃饱睡好才能有精神迎接新的一天。”萧然大大咧咧地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后就找到了一家还开着的客栈的走了进去。

  英俊四兽面面相觑,等到跟进去的时候萧然居然已经在床上躺着了。“牲口啊——”

  第二天日上三竿,萧然才精气十足地起床呼吸新鲜空气。经过昨天晚上的强盗事件,城中的守卫力度加强了几倍。就连城门口都换成了八个人守卫,所有进城的人都要被仔仔细细地搜查一遍。有几个仙人为了表示抗议就被守卫拒之门外,还有几个闹事的直接被抓了起来。

  小冰等人一大早早就不见了人影,反正他们都有上古灵仙的修为,萧然也就不大在意,让他们随便走也没事。与其担心他们我还不如担心下我自己。萧然心中暗暗说道,自己就大罗金仙的修为,要是碰到什么不长眼的人就麻烦了。

  此时敖家已经闹翻天了,敖家在外的管理一个城市的分家昨天晚上进城居然被同样一波强盗洗劫,全身财物全部被对方抢走不说,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完全不知道。敖雄坐在大位上,看着下方一干如同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的敖家分家子弟,也不好意思说点什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敖雄有气无力地让他们全部下去休息,准备好捉拿内衣大盗。

  敖雄现在十分头痛,人家平民被打劫你们也就算了。我敖家的子弟居然也会被人打劫,说出去就和抓不住内衣大盗一样,就是办事无能。

  “清风你有什么看法吗?”敖鸾身边的护卫长名叫清风,因为昨晚的突发事件来了几批人都是清风代为审理的,所以刚才敖雄也把他叫道身边。分家的子弟走后,敖雄想起刚才到现在如同石头人一样的清风。

  清风淡淡地看了一眼敖雄,因为敖雄是居高临下的,他也就没有跪下去的意思。直接抬头说到:“几天前我们收到那个婢女家里的男子消失的消息,到现在情报人员都没有找到。我怀疑可能是那个人潜入了城中。”

  “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怀疑人了。那人倒是一个人物,如果可以找到的话请来我们敖家让他把那一套技能交给我们敖家的护卫倒是不错。”敖雄不是个不问是非的人。如果有萧然那样的手段哪里还需要专门去打劫。这一次明显对方是抱着打劫的目的而打劫的。以前别说是城外,就连这一片敖家管辖的区域都没有发生过抢劫的事件。思前想后,敖雄最后还是放弃了,只能吩咐下去让清风加强警备。

  估计敖雄要是知道萧然是因为没钱进城所以才迫不得已去抢劫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气昏过去。

  不过我们现在的主角一点罪恶感都没有,这次打劫没有把人的衣服什么的财物打劫走已经算不错了。要怪就怪进城要收费好了。萧然把责任推掉后,心头十分轻松地逛着街。由于城市中还是以普通平民为主,随处可见的东西也就十分普通。价钱当然也十分便宜。而难得出现的一些店铺也都是修仙者为主,里面的东西更适合九天玄仙一点。偶尔才会有几件像样点的可以给上古灵仙用一用。

  “这位客人,你已经把我们店里最好的东西都看了一遍了。虽然这些东西看看不收费,但你最好马上出去,我们店里不欢迎你。”一家开了三个店面,有两层楼的器具店中,满脸堆笑的老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而惹得这个老板爆发的当事人丝毫没有半点在意。此人就是萧然。要问这个老板为什么要发火,还得从萧然今天的行程说起。

  萧然逛了几家卖仙器的电之后想看看神界的炼器水平怎么样,顺便找几件神器和自己手上的神器对比一下。不过几家店看下来,最高档的也就是一件极品仙器中等的品质。

  走进这家店之后,萧然逛了一圈当然对一楼柜台上的那些仙器不屑一顾。那个老板看到萧然的装束还以为他是什么有钱的贵公子,于是就把萧然带到二楼去看他的那些珍藏。

  只是萧然看到之后心中直接下了定论:垃圾。于是萧然每走到一件仙器的面前,不等老板把滔滔不绝的介绍语说完,就把手上的仙器一扔看另一件。

  来来回回,萧然把所有东西都随手一丢,老板苦口婆心介绍了半天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那位老板气不过,一边把自己最宝贵的极品仙器中的极品放在手中保护起来。一边愤怒地驱逐萧然。

  “既然看看不收费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啊。”本来打算离开的萧然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顿,随后转头随口一问。

  “别的客人就算不买仙器也不会像你这样子。我看你根本看不懂这些仙器,看了也白看。”

  “切,不就是几件极品仙器嘛。”萧然十分不屑地说道。

  “几件极品仙器!”老板破口大骂,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随后一大波的口水喷向了萧然:“你以为极品仙器是你家种的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嘛!”

  “我家没种大白菜啊。”萧然十分冤枉地辩解道。

  “砰——”老板因为太过震惊摔在了地上。

  把城中的店面都逛了一遍后,萧然连一件次神器都没有看到,只能郁闷地回客栈去了。小冰等人也在外面玩了一天,比他提早一点时间到了客栈中。

  “嗨。”萧然进去之后微笑地和四兽打了一个招呼,迎来的却是四对怨念的眼神。感到气氛不对后,萧然随意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回来了啊,不是出去玩嘛?”

  “老大我们出去之后发现没有神晶,所以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回来想要找你要了。”潇洒没好气地说完,继续用幽怨的死鱼眼瞪着萧然。

  “看我干什么啊。我也没钱啊。忘记和你们说了,我们住的这个客栈收费还是很贵滴,据说每天要三十个中品神晶。所以我们在这里待一个月的时间就又要变回穷光蛋了。”

  第二天,小冰四兽全部跟在萧然的身边。萧然到哪里去他们就跟到哪里。经过昨晚的思考,萧然才发现回复自己的修为是首要任务。所以他打算等三天之后看看那个名气鼎盛的内衣大盗到底是什么来头。把热闹事看完之后再找个地方好好闭关回复自己的修为。

  这三天还是十分平静的,至少萧然没有遇到一个找茬的。这段时间,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内衣大盗居然开始在城市中兴风作浪,一边散发各种自己要盗取敖鸾内衣的通告,一边把城市中有名望的家族小姐的内衣给偷了一个遍。

  敖家在这段时间脸面都丢尽了,可惜还是连内衣大盗的影子都抓不到。

  第五节570捉拿上这几天城中的高手明显多了不少。内衣大盗在二层风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就连上面几层都有所耳闻。这一次敖家被挑衅显然引来了不少势力的注意。

  当然,这些高手其实都是吃饱了没事干过来看看热闹的而已。毕竟在神界偷鸡摸狗的事情不多,如果不是什么巨大的利益冲突,大家都是会握手言和的。神界的平静虽然不错,自然也让好动的神人不爽。所以听说二层有热闹,三层和四层都下来了不少人。

  敖雄现在一个脑袋两个大。他好歹也是有着千古真神修为的人物,可是下面坐着的都是上面来的高手,就连千古真神也有几个。而最让他郁闷的就是这群人一身修为高超,可是来了之后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要求敖家让他们那天在场观看。

  “敖雄家族,敖家势力强大,光光是上古灵仙就有不少,和我们三层的顶级家族都有的一比。这次敖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擒获变态,我们希望在旁边做一个见证。”见到敖雄一直不说话,下面坐着的一位上古灵仙后期的神人有点不爽。我们这么多人你敢说个不嘛,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地答应。

  见证你个头,老子要是抓不到变态连自己女儿内衣都丢了,那我们敖家以后还怎么混!敖雄在心中咆哮道,这内衣大盗又不是白痴,实力更是没人知道。本来还有点底气的敖雄在这段时间因为城中不断发生内衣失窃的案件,现在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能不能抓到内衣大盗那个变态了。

  其实要不是有约在先,敖雄很想立刻冲过去把小丫那个男人给抓过来审问一通。还有自己的女儿,这都是什么人啊,吃饱了没事干就知道给自己添乱。

  敖雄最后还是无力地点了点头,要是他们敖家连个小偷都抓不到也真的不用再这里混了。

  还好路上最多也就是偶尔多出几个上古灵仙而已,他们是看不出萧然身边的四个神兽级别的超级变态的本体的。

  比如说现在这个酒楼吃饭的地方,萧然一座上除了他自己,另外三边就是四兽化为人形后坐在那里随便吃饭。而他们旁边的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菜,一个醉醺醺的糟老头坐在那里,眼神不怀好意地在酒楼的那些吃饭的女子身上瞟来瞟去。

  “老大,这个人不会就是内衣大盗吧?”这是四兽的第一反应,他们压低了声音后用传音的方法和萧然交谈着。

  “对啊老大,你看这个老头明显就是个变态。而且居然还有上古灵仙的实力,真是让人想不通啊。”潇洒也在一边附和道。

  萧然耸了耸肩,一点都不在意地说道:“就算是内衣大盗也跟我们没关系啊。除非他连炎舞的内衣都要偷。呃……这个炎舞大姐你是没内衣的,我忘记了。”萧然说道一半忽然发现有杀气,连忙改口。

  不过萧然没发现,他说完之后炎舞依旧死死地盯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萧然现在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没等萧然解释,那个醉醺醺的老头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他们的桌子前,然后用一副色迷迷的眼神盯着炎舞的胸部看。看完之后还不住地点头自言自语道:“不错不错。”

  三分钟之后,萧然结账之后就从酒楼走掉了。里面那个老头原来就比较像乞丐,现在谁要是说他不是乞丐的话肯定会被旁边的人骂一顿。

  萧然他们前脚刚走,后脚那个矮瘦的青年就急急忙忙地走入了酒楼之中。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啊,师傅你快点醒醒啊!”青年进去后看到躺在地上已经半死不活的老头,一边喊着一边掐了个简单的法诀。温度无限接近于零的冰水直接冲在了老头的脸上。

  周围的人看着青年对老头这么好,心中纷纷为他感到不值:多么好的一个青年啊,居然被这么一个猥琐老头给毁了。哎。

  半响之后,老头坐在原来的座位上,两根手指不断敲着青年脑袋上的同一个地方。

  青年十分委屈地说道:“师傅你能不能先别敲了啊。我的脑袋都要被你敲坏了。”

  “坏你个头,你小子那点修为我就算敲一个月也没事。”老头狠狠地给了他一顿爆栗,想了想把手缩了回去,恶狠狠地教训道:“你小子最近长胆子了啊,居然敢用冷水来泼我!”

  “师傅我这不是为了救醒你嘛。谁让你平白无故又去做那些恶趣味的事情啊。”青年还有一句话没说憋在心里:要不是我有事找你绝对不来救你,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老头挥了挥手在身边布下一个隔音结界,随后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翅膀硬了,有能耐了,居然敢去招惹敖家。哼,一个女人就给你那么大的胆子了啊。你太师傅已经警告过我了,为师这次来也就是给你带句话。我师傅也说了,谁惹下的事情就谁把屁股擦干净。”

  青年顿时一张脸拉得老长:“啊,不是吧——”

  “不是个屁,就是这样!”老头愤怒地又去敲打了他一顿,气呼呼地喝了一大口酒之后醉醺醺地说道,“师傅我刚才已经去敖家溜达了一圈了,那里的守卫,啧啧啧,绝对是一流的。所以你现在就跟着我跑路吧。”

  两个鬼鬼祟祟又在禁制里面说了点悄悄话,然后瘦小的青年就一脸遗憾地离开了。剩下一个老头双脚架在桌子上,优哉游哉地啃着一只大鸡腿,嘴中还念叨着:“刚才我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了来着,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这师徒两人说话的过程中,萧然已经带着四兽大大咧咧地来到了敖府的大门口。

  随意地看了一眼敖府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萧然便走了上去找到一个守卫问道:“你们这里谁能说得上话啊?”

  “这位前辈你也是上面过来的人吧。”一个衣着看上去等级比眼前守卫高的人带着把仙剑急匆匆地从远处跑来。他看都没看萧然的修为就给萧然敬礼,然后用谦卑的神色说道:“前辈请跟我来吧,家主已经准备好给前辈这样的人观看的安全地方。”

  我明显只有大罗金仙的修为啊,应该比你还低才对吧,什么时候我变成前辈了啊。萧然十分郁闷地想到,不过这个守卫似乎不大在意他的修为。肯定是我比较有前辈的气势。哎,果然人老了啊。萧然心中感慨道。于是他顺着杆子点头道:“不错,我就是来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的。想必你们敖家此次肯定可以捉拿到那个变态了。”

  那守卫一听果然如此,今天自己接待的前辈多了去了,每个来的都这么说。可是看家族的脸色貌似不大好,估计这群前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这个侍卫只是今天接待的人太多了,而且不少人都会可以地隐藏自己的修为。而且普通人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胆子接近敖家。所以萧然就被理所当然地当做了三层四层来的那种低调的高手。

  本来那个守卫是打算把萧然带去见敖家家主的。萧然当然是一口就拒绝了,敖家还有人认识自己,要是被人认出来那就不好了。

  那个护卫也没有多想,直接把萧然带到了敖鸾的院子隔壁。院子也算是足够大的,里面还有一间阁楼。不过这个时候阁楼上没什么人,各种奇装异服平民要么三四个站在一起嘘寒问暖,要么一个人划出一块小地方静坐着。

  萧然的进入只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不过他们在看了一眼之后也就没兴趣了。

  “这里貌似就是高手的休息处嘛,怎么都是上古灵仙,连一个千古真神都没有啊。”萧然自言自语地说着,之前自己还力排众议把小冰四兽送进了驭兽牌。这群家伙现在还在驭兽牌的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没办法出来。

  因为小冰等人的人形要是遇到千古真神的话就会被看出来,萧然用这个理由把他们送进驭兽牌了。现在四兽都在驭兽牌之中抱怨着。

  萧然直接无视了四兽郁闷的心情,把所有人扫了一遍之后。萧然立刻发现了几个比较特殊的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萧然就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嗨,几位道友好啊。”萧然上去打招呼道。

  七个女子看了眼萧然,发现长得蛮帅气的,再看看萧然的行为举止,也不像是那种公子哥的眼神。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人伸出纤纤细手浅笑着说道:“有幸认识道友,我们是青狐山七姐妹。你可以叫我狐依。”

  “原来是青狐山的道友。在下云游散修萧然。”这七个女子长相都十分标志,萧然也已经看出她们是狐狸修炼有成后的妖族高手。妖族在神界是一个巨大的种族,都是以族群为单位居住的。

  “云游散修?”狐兒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双眼雪亮地盯着萧然直看。“你不会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吧,怎么我只能看出你有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为呢?”

  “青兒不得无礼。”狐依皱了皱眉把狐兒拉倒自己的身后。

  第六节571捉拿中萧然淡淡地笑了笑,摆手道:“狐依没事的。能到这里的都是上古灵仙境界的来了。我只是修炼上出了点问题,所以修为暂时掉到大罗金仙后期了而已。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七女各自打量了一番萧然,都点了点头对萧然的这个解释表示认同。看出萧然没有恶意,只是过来交友的,七个狐狸也放下了警惕。随后狐依微笑地邀请萧然在她们这里坐下来。

  狐依当然率先道歉一番,被萧然一笑过之了。忽然在陌生地方碰到陌生人上来打招呼当然会有所警惕,不然那才叫有问题了。

  七个狐妖虽然长得都十分漂亮,可以说是倾国倾城。而且和那些在YY小说里面描述的狐妖有本质的区别。她们虽然漂亮,却并不浓妆艳抹,一点妆都没化,十分淡雅。这也是萧然愿意接触他们的原因之一。最大的原因还是萧然要了解一下神界,毕竟底层的人在神界地位太低了,能够得到的信息其实也只是只言片语。而这七个狐妖至少也是二层的人物,萧然希望得到一些妖族的情况。

  人类和神兽的联系是比较微弱的,妖族却和神兽一族走得比较近。有些妖族是神兽一族的分支,或者依附于神兽一族。如果可以知道关于凤凰一族还有神兽龙族的消息那是最好的。就算神界很大,萧然也相信那两个不明原因追杀自己的超级高手在跟着自己来到神界之后肯定会想尽办法来找到自己。

  经过一番闲聊,萧然也知道了不少关于狐依她们的信息。让萧然最为震惊的是青狐山居然是在神界四层的一个势力。在神界四层,九天玄仙什么都不是,上古灵仙也就充当护卫的角色。千古真神虽然不多,差不多一两百个里面就能够找出一个了。至于万劫灵神,那是四层的统治阶级。强大的势力都是有万劫灵神坐镇的。青狐山在四层不过是一个狐妖族的山头而已。这个狐妖族就是以狐依七人为首的,手底下还有许多其他种类的妖族,相对来说比较和平,在那里只是个小势力。

  这次能够来到二层,主要还是狐兒的主意。她手下的一个小妖在出门的时候听说了二层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回去和狐兒一说后就立刻引起了狐兒的兴趣。几女禁不住狐兒的软磨硬泡就从四层通过天梯下来看看。

  由于周围的人她们都不认识,而且因为他们是妖族,所以另外的高手也不愿意和她们过多接触。如果不是萧然过来,她们打算看完内衣大盗后就回去了。

  几人一阵闲聊后倒是十分投缘,特别是几只小狐狸居然还萧大哥短萧大哥长地叫了起来。萧然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没想到这么一会功夫天都已经黑了。”萧然伸了一个懒腰,打断了七个狐狸的各有所思的思绪。方才因为排行第四的狐妖对萧然还有点不相信,所以特意出了几个难题想要考一考萧然,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也有上古灵仙的修为。萧然对此自然是对答如流,后来另外几人发现萧然说的东西都十分高深,稍微想一想后她们平时一些修行上难以解决的疑难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所以在狐依的提议下,众人就开始交流起修行的经验来了。互相印证一番,几个狐狸都获益匪浅,就连萧然也有所收获。

  经过萧然的提醒,她们才发现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估计了一下在晚上九点左右,和内衣大盗定下的十点之后十一点之前也只剩下一会儿了。因为这里的人都是高手,敖雄也不敢怠慢,就在刚才亲自来这里接待了一番。

  现在留在这里的就是上一次被萧然打掉门牙的管家。虽然门牙是又长出来了,不过管家现在做事也小心翼翼了起来。这里随便哪一个人修为都和他差不多,但是他们后面都是有势力的。不仅是他,就连敖家都可能得罪不起。

  管家和众人解释了一番,随后带着众人离开了院子,到隔壁的院子去逛了一圈。隔壁当然就是二小姐敖鸾的院子。内衣大盗盗取的是内衣,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内衣大盗最变态的地方。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是去盗取那些晾晒的,还是放在柜子里的内衣,甚至有的时候这个内衣大盗还会去你的床头甚至趁着你熟睡的时候直接把你身上的内衣给偷了。反正要多变态就有多变态,其行为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也是狐兒吵着嚷着要来见识见识内衣大盗的原因。

  其实不止是她,其他几女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十分愤怒,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现在这个院子绝对是放手森严的,敖家所有的人物都已经集中在了这里。九天玄仙都被安排到了院子的外面看守。院子里面没有上古灵仙的修为都不用待着。

  敖家对内衣大盗是再熟悉不过了,曾经有敖家的上古灵仙待着一大批的九天玄仙去保护一个商人。最后还是被内衣大盗悄无声息地得手了。甚至现在敖雄心里还在心虚,要是那内衣大盗的实力强大到可以直接无视上古灵仙的地步,那敖家脸就丢大发了。

  “各位道友,距离内衣大盗的到来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届时请大家在隔壁的院子用神念观看。我们敖家的守卫系统会封锁方圆一里的地方。如果是到屋顶或者到这里来都会受到敖家的无情打击。请各位相信我们敖家的实力。”管家一改阿谀奉承的语调,十分严肃地用神元力说道。

  在场众人面无表情,少数几个点了点头。大家都是明白人,本来就是来看戏的,谁会傻呆呆地和敖家过不去。

  管家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带着众人将这个院子走了一遍并且稍加介绍之后就给了众人半个小时的时间随意走动。

  半个小时之后,众人都十分守时地回到了隔壁。敖家的高手也开始一窝蜂地涌入,敖家的上古灵仙高手绝对够多,光光院子之中就有三十五个之多。将院子的各个角落严防死守之后,敖雄松了口气。因为前面他已经请教过家族中老祖宗,那个老祖宗有着千古真神后期的修为,搞不好哪天就有可能踏入万劫灵神的地步。老祖宗隔着老远用神念看了看这个阵势直接给出定论。就算他亲自去也绝对不会来无影去无踪。而且他还承诺一旦发现内衣大盗自己就会出手把他擒拿。敖雄这才有了底气。

  “这个敖家真是厉害,本来我们以为这种下方的层面没有什么高手的。我看这个敖家就算去我们四层也可以是一个中等的势力了吧。”狐依用神念看了遍敖家的高手,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恢复过来之后她还特意往萧然脸上看了一眼,没想到萧然正在盯着她看。

  “怎么了狐依大姐,难道我脸上写了什么字吗?”萧然淡淡地笑道。

  狐依摇了摇头,随后忽然脸上露出一丝怒意嗔道:“都跟你说了不要叫我大姐,多难听啊。”

  “我也不是有意的啊,问题是我叫你大姐已经很客气了啊。难道你要我叫你奶奶吗,呃,貌似奶奶也不能说明我们直接的差距啊。”萧然一脸黑线地想到,狐族修炼成精并且有上古灵仙的修为,没有一百万年的修炼时间谁都不会相信。而萧然的实际年龄那就……

  见到萧然尴尬地表情,狐依摆了摆手,无力去说什么了。过了好久,狐依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是有事情要问萧然的,于是她狠狠跺了跺脚,扭头问道:“道友就不觉得敖家的势力很强大吗?就算我们进入这个阵势也必死无疑,真想不通那个内衣大盗到底有什么能耐。”

  “我不觉得啊,修为是一回事,技术也是一回事。通常像这种大盗肯定是有一个神偷,一个神偷也许只有九天玄仙的修为,但是就可以在千古真神面前来去自如。”萧然随意地说道,“而且敖家的这个阵容虽然强大,不过缺点也有很多。要是我的话直接把这里全部设置成陷阱,然后把人都撤走。这么多人把阵型摆好这不是送给内衣大盗研究嘛。”

  七女听后忽然感觉有点不对,于是人人都和萧然保持了一段距离。

  “你们干什么啊?”

  “我们怕你身边有陷阱!”七女异口同声地说道,表情十分肯定。

  “……”萧然一脸无语。

  “都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内衣大盗那个变态还没来啊?”狐兒有些困倦地说道。

  “如果十一点已经到了,那么目标已经消失了。”萧然淡淡地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那个变态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来过了?”在一旁的一个上古灵仙是独自一人来的,看样子和青狐山七女还有一点认识的样子。他冲着狐依点头示意后就走到萧然的身边问道。

  萧然摇了摇头,虽然他的修为只有大罗金仙的阶段,不过眼力还是在的。神念即便不能大范围地使用,但是封锁敖家一点问题都没有。要说有人可以瞒过萧然偷偷摸摸地进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也不清楚,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当然了,时间没到的话,那么现在这个人就得出现了。”萧然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