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正文 巧取

  据甜儿回忆,她落水的那一天,惠风和畅。

  那一日的下午,她同往常一样和朋友约好去酒楼聚会,岂料走到荷花池边时,听到了叶家小少爷的呼救声。

  虽然说大夫人和自己的母亲八字不合,而且叶家几乎都不待见自己,可是要叶清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溺毙不伸出援手,又有点强人所难。

  把竹竿丢下想将他拉上来,但叶清秋将叶家小少爷拖上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抽筋还是怎么回事,总之甜儿看到他往后仰的身子突然落了下去,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他往下,叶家小少爷却成功的借助他的力量爬上了台阶。

  就这样,叶清秋跌入荷花池,周围空无一人,甜儿看到不断扑腾的二小姐,惊慌失措的去相认求救,当家丁将叶清秋救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昏睡冰冷,出现了休克现象。

  “之后,二小姐你就一直高烧不断,期间大夫人还无故来找茬,说什么其实是你看不惯小少爷想杀他灭口,救人是假,想害死小少爷才是真,岂料自食恶果……当时你人躺着,我再怎么解释他们也说我是在袒护你,真是看得人着急啊……还好上天保佑,二小姐你恢复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眼睛里冒着真诚的光,甜儿真实坦率,一点也不矫揉造作。墨浅语怜爱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妹妹那样温柔。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嘿嘿,她会死的很悲凉!

  “好了,我知道了。接下来,我要好好讨回之前的账了!”看了看怀中睡的安稳的弦离,墨浅语坏心思顿起,她轻轻的摇醒弦离,对着他一阵低语之后,带着他风风火火的赶往大夫人所在的厢房。

  好巧不巧,叶家现任当家正在大夫人的房间里坐着,那个闯了祸的小少爷也是战战兢兢的坐在大夫人的旁边,他们看到墨浅语和弦离,三人明显一愣。

  咚咚咚。

  礼貌的叩门,墨浅语笑的狡黠,“大夫人,请问我可以进来么,我有要事要说!”

  看到需要的人都到齐了,免去了再去找来的麻烦,墨浅语绅士风度巨现,一直噙着优雅的笑站在半开的门旁边。

  “进来吧!”没好气的回答道,大夫人很是不爽,要不是看在弦离的份上,她一定给这个叶家二小姐一个大大的闭门羹吃吃,“坐吧,有什么事赶紧说,我很忙的!“一点也不待见墨浅语,好像她就是大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一点也没有亲人的感觉。

  对这种呛人的态度,墨浅语见怪不怪,她搬过凳子让弦离坐下,然后自己站着,站在弦离的身后,两手搭着他的肩,气势滂沱的盯着叶家小少爷,那像是看透一切的眼神,吓得年幼的叶家小少爷一个侧身扑进了大夫人的怀里。

  “娘,救我,救我……”再也招架不住,本来就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的叶家小少爷在墨浅语似是而非的目光下,吓得直发抖。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在见到墨浅语之后突然失控,以为是墨浅语对自己的宝贝做了什么,大夫人一下拍桌而起,气焰十足。

  “叶清秋,你个小兔崽子,你对我儿做了什么?”宝贝似的轻拍着叶家小少爷的背,一触及叶晓月的问题,大夫人就是母狮子,张牙舞爪,骇人无比。

  “做了什么?大夫人,我觉得你该好好问问你的宝贝对我们的王爷做了什么吧?”轻轻挑眉,对大夫人的怒气置若罔闻,墨浅语意有所指的望向弦离,弦离特配合的伸出手指指向叶晓月。

  “他,他今天把弦离推下池子里,等下回去弦离要告诉母妃,让母妃惩罚他,杀杀杀杀无赦!”特意强调那个杀字,弦离很听墨浅语的话,一口气重复了三遍,算是加重了语气。果不其然,如墨浅语料想,大夫人听到这话一下苍白了脸色。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一直没出声的叶家当家,竟然也一下面如菜色。

  “什,什么,你说什么?”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大夫人一把推开紧靠着的叶晓月,双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肩膀逼他和自己对视,“晓月,他,他们说的是真的么,你,你真的把王爷推进池子里了?”

  一下紧张的话不成句,大夫人慌乱无比,就算那个王爷是傻子,好歹他也是皇亲国戚,还是当今圣上的亲子,现在他们这算是正大光明的谋杀,要是王府追究起来,晓月一定人头不保!

  “不,不是的……因为,因为那个傻子说要和我们玩……然后然后我就想逗逗他……呜呜呜……娘亲,救救我……我不要被砍头,我不要死……”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知道自己再也瞒不下去,叶晓月抱着大夫人嚎啕大哭起来,这厢看起来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

  “对,对不起,王爷……小儿年幼无知,所以才会犯下这么大不敬的罪过,还请王爷高抬贵手放过小儿啊……”一下泯灭气焰,大夫人嘭的跪倒在地,对着弦离不住的磕头,希望他可以保守这个秘密,放叶晓月一马。

  一直在旁边坐着的叶家当家竟也跟着大夫人跪了下来,跪在弦离的面前,“是啊,王爷,晓月还只是个孩子,完全不懂是,所以只是和您闹着玩的,请您千万不要告诉王妃啊……“为了叶晓月,气焰嚣张的叶家高位者,现在跪在弦离和墨浅语面前,这让墨浅语瞬间有一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清秋,求求你,求求你也帮忙劝劝王爷,毕竟晓月也是你弟弟啊……这样吧,只要你能劝服王爷,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为了叶晓月,叶家当家算是豁出去了,竟然提出这样的交换要求,这又让墨浅语大吃一惊。

  奇怪,怎么她感觉这个叶家当家对叶晓月无比的疼爱啊,说起来,自己也是他的侄女,为什么他对自己就是用鼻孔出气的喃?

  虽然狐疑,但没有深思,因为墨浅语被那句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给乐着了,她开心的看了弦离一眼,眼角眉梢都满溢微笑。

  “哎,谁叫我们是一家人,既然说到这份上,那我就试试看吧……”做出无可奈何叹口气的样貌,墨浅语偏下头望着弦离,“王爷啊,你要不要看在我的面子上放我们家小弟一马,不告诉王妃你落水这件事喃?要是你答应的话,我就天天陪你玩哦!”

  抛出诱饵,墨浅语笑的美好,弦离抬起眼睛与他四目相对,继而立马咧开嘴巴,露出一个满足的傻笑,“好,只有大姐姐陪我玩,我就什么都不说!”

  一句话搞定弦离,墨浅语得意洋洋的直起身子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人,她特好心的走过去搀扶起大夫人,对她笑的无比的甜腻,“好了,大夫人,晓月没事了。作为回报,你们就拿出这家一半的家产给我当嫁妆就好!怎么样,很划算吧,一半家产换晓月一条命?”

  明明噙着世间最美好的笑,可是从那张嘴里吐出来的话却让叶家当家和大夫人当场石化。大夫人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看了看血色全无的叶家当家,只见那个年过五十的男人,就像年久失修长满铁锈的机器人,艰涩的朝墨浅语点了点头,“成,成交!”

  大意失荆州,这一局,全军覆没。

  看着墨浅语趾高气昂得意洋洋的离开,叶家当家暗暗握紧拳头,在内心发誓,他迟早会把这一日的屈辱还给叶清秋,并且,还要拿回属于叶晓月的一切!

  没错,叶家的一切都该是属于叶晓月的,必须如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YBFZG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