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正文 欺负

  一下马车就看到一大群身著华丽古服的人站在门口,就像是在恭候她的大驾。

  墨浅语刚这么自恋的想着,就看到那群夹杂着男女老少的人群看到她就像见鬼一般的往后退了退,最后尖叫着往屋里跑去。

  “切,怎么跟见鬼了一样啊……”搞怪的翻翻白眼,墨浅语对这些人的反应敬谢不敏,她的脸长得有那么吓人么?

  不过话说回来,想想自己现在算是诈尸的身份,这些人做出这些反应是理所当然的吧!

  “傻女儿,他们是做贼心虚!好了,走吧,娘今天要为你讨回公道!待会进屋后你一句话也别说,看我发挥!”理了理衣衫,像是在蓄积气势,冷芊漪再次牵起墨浅语的手往屋里走去。

  心里直犯嘀咕,但是不能表现出来。看着光景,自己是身在豪门,然后卷入各种纷繁复杂的家庭斗争中了喃!

  默默的跟着冷芊漪进了屋,看到大厅之内的高位上有一个老男人面色凝重的襟危而坐,很有封建大家长的威严。大厅两边的椅子上也坐满了各色的男男女女,每个人都一副看好戏的嘴脸,墨浅语瞬间觉得这偌大的空间有些令人窒息。

  喂喂,将电视里的那一套搬到现实中看起来好奇怪的有木有!好歹她是从先进的二十一世纪来的,这种家长制的感觉超压抑的有木有!

  “还不给我跪下,小畜生!”看到墨浅语就像个观光客一样的左瞧瞧右看看,态度悠然的像在逛街,坐在高位上的叶家当家,猛的一拍身旁的桌子出声,打破沉寂。

  小畜生?

  听到这个词语,墨浅语一下惊讶的瞪大眼睛,居然叫一个女孩子小畜生,这个封建老古董是不是吃错药了?她初来乍到,既没欠钱又没欠人情,凭什么被这么对待?

  再说了,就算身体的主人曾经再怎么样,现在是她说了算,那句小畜生就是针对她墨浅语的,她这小脾气可忍受不了别人这样指着鼻子叫骂!

  眼珠子在眼眶里狡黠一转,墨浅语压抑下冲上去揍人的冲动,巧笑嫣然的接下话来。

  “咦,小畜生?这里有小畜生么?我只看到会说话的狗耶!而且,要说小的话……”被报仇的心绪蒙了眼,墨浅语一下忘了冷芊漪的吩咐,条件反射的回击道。她看向室内最小的孩童,那个靠在老妇人身后的小男孩,意有所指,意图明显。

  “混账,竟然敢对你大伯父这么不敬,来人啦,让叶清秋这个孽障给我跪下!”一旁年老色衰还抹得跟猴屁股一样的老女人听到墨浅语的话,气的浑身颤抖,嘭的一拍椅子扶手,就很有气势的站了起来。

  “谁敢!”看到老女人发威,冷芊漪也再也站立不住,她纤纤玉手一挥,挡在墨浅语的面前,就像在豺狼虎豹面前势单力薄战斗的羊妈妈。

  走了两步的家丁,看到冷芊漪的磅礴气势,像是被恐吓到,他们呆呆的杵立在原地,不知道现在是该进还是该退。

  “冷芊漪,你这是做什么,你是想袒护你的好女儿么?”年老色衰的女人张牙舞爪的瞪大眼睛,愤怒到眼珠几乎凸出来掉到地上,“之前因为这个孽障一直高烧不断我才没有计较她所做的事,现在她人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分清是非黑白,好好的惩处这个想杀死自己亲弟弟的混账东西?”

  一旁的墨浅语一直耽搁看客注视着现场的一切,当她听到那个臭女人说自己妄图杀死自己的亲弟弟时,她明显一怔。

  喂喂,以她的侦探头脑来分析,她要是没猜错,那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亲弟弟。现在那个孩子面色红润血气很足,那里像是差点被杀死的人?再说了,好像死翘翘的是她本人吧,要不是她阴差阳错的穿越过来,这个身体就真的死了啊!

  “呵,杀害她亲弟弟,姐姐,你不觉得自己这是在栽赃陷害?那一日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都不清楚,因为没有人看见,所以,一切的一切怕是只有当事人和幕后黑手才知晓吧?不管怎么说,到最后断气的是我的女儿,你的儿子只是暂时性的昏迷,过一会就无大碍了。我的清秋可是去鬼门关走了一遭,阎王看她死得冤枉才放了她的啊!”口气微酸,冷芊漪冷着脸瞪着年老色衰的那个女人,态度凛冽。

  “你,你……那是你女儿作恶多端的报应!谁叫她想害我儿子,结果害人不成害了自己,那是她活该!”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那一日的事几乎没人看见,看见的证人是清秋的贴身丫鬟,她的证词不算数。

  “大夫人,你,请你说话公平一点!”一直站在一旁的清秋丫鬟甜儿再也看不下去,她昂首挺胸的站了出来就要作证,“那一日我亲眼看到是贪玩的小少爷不小心掉进湖里,二小姐为了救他却跌进湖里,怎么到你这就变成二小姐蓄意谋杀了,这着实冤枉!”

  见不得叶清秋受一点的委屈,甜儿气的全身颤抖,暗中混淆黑白的人真是可恶!

  “溅婢,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掌嘴!”没想到一下又冒出一个证人,年老色衰的大夫人气急攻心,圆眼一瞪就要惩罚多嘴的甜儿。

  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惩罚,可是甜儿毫不畏惧,她宁死不屈的闭上眼睛扬起小脸,像是在无声息的证明自己没有撒谎。

  啪!

  预期的疼痛没有发生,倒是有人被扇的声音传来,甜儿怯弱的眯起眼睛看了看,只见墨浅语娇小的身影矗立在前,现在却高大如泰山,一个家丁嘭倒在她的脚下。

  “哎呀,不好意思,好像是高烧后遗症,间歇性身体不受支配!大,大夫人,我的手好像很中意你,它拉着我就要来找你了,你要小心啊……”用左手抓着不住抖动的右手,墨浅语奸笑着冲向大夫人,像是要直攻面门。

  “混,混账东西,你想对我做什么?来人啦,把她给我拿下!”看到墨浅语就要上来危害自己,大夫人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退,期间不忘下达命令。

  “你们确定你们敢碰我,我可是未来的王妃,你们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看到蠢蠢欲动的家丁,墨浅语好看的桃花眼一瞪,就像是锐利的剑咻的出鞘,吓得在场的人没了声响。

  看到自己的威慑力十足,墨浅语心底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这身份蛮好用的!

  “那个谁,那一日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要是你今天是想借这件事惩罚我,我看你还是回去洗洗睡吧的比较好!虽然我是这个家的一员,但是你们别忘了,我同时也是王爷的人。你们要是想与王府为敌,我不介意你们继续这么下去!”大概理出了头绪,墨浅语耍帅的冷哼道。

  “哈,不就是个白痴王爷,有什么了不起的……”坐在尾部的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妾样的人忍不住呛声,像是没将墨浅语的威胁放在眼里。

  听到这话,墨浅语腹黑的微微一笑,“哟,长得不漂亮着嘴巴还挺利的,你是偏房,还是偏偏房?瞧瞧这脸上的粉,你摸得再多也掩饰不了你的人渣味,我估摸着扣下来可以做元宵了吧!”

  牙尖嘴利的一顿损,墨浅语说完之后再解气的补了一句完胜的尾音,“很好,我会把这句话如实转告给王妃的!”

  说完之后,再也不想看这些人可恶的嘴脸,墨浅语哼着愉快的小调拉着冷芊漪和甜儿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哼,管她气死活该!

  敢欺负她墨浅语的人,别说门了,连窗户也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YBFZGJC